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QQ最新资讯—> QQ新闻—>

安倍频繁就二战史观挑衅邻国 以军国主义者自居

更新:08-29返回首页:QQ个性分组网址:www.onecf.cn

    [摘要]2013年,安倍参拜靖国神社,并称首次执政期间未参拜,感到痛恨至极。今年6月,对反省慰安妇问题的河野谈话,安倍称受到韩国影响;7月,安倍政府通过修改宪法解释,解禁集体自卫权内阁决议案。

    QQ分组

     
    新闻1+1:安倍晋三偷偷致悼文 为二战战犯招魂截图

     

     

     

     

     

    ——安倍晋三,“拜鬼”再进一步?!

    解说:

    昨天,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一篇四个月前的悼文突然曝光。

    同期:

    安倍今年早些时候,悄悄的向一场给上千名日籍二战战犯招魂的法事活动致悼文。公然称颂那些无双手沾满鲜血的战犯。

    日本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27号在记者会上,承认这一报道属实,同时辩解称这是安倍的个人行为。

    解说:

    参拜靖国神社,数次向二战战犯发出悼文,为侵略行为辩护,安倍晋三,正让中日关系破冰变得更加越加艰难。

    《新闻1+1》今日关注:安倍晋三,“拜鬼”再进一步?!

    王宁(主持人):

    观众朋友晚上好,欢迎走进正在直播的《新闻1+1》。

    一般情况下,为了祖国的和平与繁荣献出了宝贵生命,这样的人都是受人敬仰的英雄,按照正常的逻辑,这没有错。但是如果说,说这话的人错了,而歌颂的对象也错了,这个逻辑就会显得很讽刺,也很荒唐。昨天我们看到日本的《朝日新闻》特别报道说,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就用了这样一个表述,在一篇悼文里,我们来看看。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说,为了今日日本的和平与繁荣,他们豁出了自己的性命,奠定了祖国的基础。这些话,出现在了一篇悼文里,这个悼文是为了给上千名二战的战犯,也解决1180名日本的军人所举行的一个法事,也就是招魂的活动来写的悼文。而且,很显然他所歌颂的对象,竟然包括的是二战的14名甲级战犯。在这样一条右倾的道路上,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是走得越来越远,他到底想释放出什么样的信号,今天我们的节目就关注于此。

    解说:

    “为了今日日本的和平与繁荣,他们豁出自己的性命,奠定了祖国的基础”,这番表述,来自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他赞扬的对象是包括14名甲级战犯在内的1180名日本二战军人。事实上,这篇悼文要追溯到今年4月29日,在日本歌山县高野町寺庙奥之院举行了所谓的年度祭祀法事活动,包括日本国会议员村博文在内的约220人出席。而在这场祭祀活动中,最抢眼的就是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以自民党总裁名义,向这场悼念甲乙丙各级战犯的法事,发出书面悼文,并由主持人民朗读。而这一消息,日本《朝日新闻》直到昨天才公开报道,虽然这则报道迟来了四个月,但仍然引发了广泛的关注。

    同期:

    日本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27号承认,安倍今年早些时候,悄悄向一场给上千名日籍二战战犯招魂的法事活动致悼文。

    解说:

    也就是在昨天,虽然日本官房长官菅义伟,在记者会上承认了这一报道的属实,但是随后将报道中,安倍以自民党总裁身份辩解为,这是安倍的个人行为。安倍以何种身份发布书面悼文可以争辩,但是历史无可争辩。在奥之院里,这块追悼碑1994年建立,碑上刻有约1180人的名字,这些人,或被判为战犯处死,或在收容所内病死及自杀,其中包括合祀在靖国神社的东条英机等14名甲级战犯,并且在每年春天,都会组织法事为二战战犯招魂,甚至妄图为战犯恢复名誉。也就在昨天,中国外交部发言人,也第一时间对此进行了回应。

    同期:

    秦刚说,日本政府切实正视和深刻反省过去那段侵略历史,同军国主义划清界限,是战后日本同亚洲邻国重建和发展关系的重要基础。我们敦促日方,切实信守反省侵略的表态和承诺,以实际行动取信于亚洲邻国和国际社会。

    解说:

    消息一经发出,同时引发的还有国际社会的谴责。

    主持人:

    为什么说他写这篇悼文,竟然比他参拜靖国神社更恶劣呢,我们来看一下他写这篇悼文到底是为了谁。我们特别制作了这样一张图片,我们看到这个法事是专门为“昭和殉难者”、“法务死”追悼碑所举行的法事。我们来做一下名词解释,这个“昭和殉难者”指的是什么,它专指日本战败后,被追究战争犯罪后被处死或自杀的战犯。而这个“法务死”指的是什么呢,指的是将被处死的战犯们,等同于死于战场的普通军人。我想没有什么比“等同于”这两个字,更能够说明这个法事的性质了。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日本的右翼势力连续二十年来举办这样一个法事,从1994年开始,每一年的春天,他们都将举行这样一个法事来为二战的战死者招魂。而我们看到日本的《朝日新闻》也报道说,其实这并不是作为现任首相安倍的第一次写悼文了,在2013年的时候,他就以自民党总裁的身份写了悼文,然后以信函的方式发了过去,作为现任首相,在历史上从来没有一个人像他这样。那么这第一,显然很不光彩。到底他释放出的什么样的信号,我们邀请专家为我们解读。我们要特别连线的是,社科院日本研究所的副所长杨伯江先生,杨所长你好。

    杨伯江(中国社科院日本研究所副所长):

    你好。

    主持人:

    其实对于老百姓来说,这个靖国神社我们都了解,但是好像章很多人都是第一次听到奥之院这个名字,它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地方?

    杨伯江:

    奥之院,高野山,还有这次的追悼碑应该说是三个相互关联的事物。那么就这个奥之院本身来说,它本来是一个宗教的名称,它是日本佛教当中的密宗真言中的一个所谓的本山,也就是大本营。所以在日本宗教界,特别是在佛教界是享有声誉的。但是在这样的一个享有宗教声誉的地方,在1994年的时候,由日本的一些军官,主要是陆军军官,以及一些军事院校的校友,搞了一个追悼碑的这种所谓的守卫会。从1994年开始了这样一种,为战犯招魂的活动,由此奥之院的形象也发生了转变。

    主持人:

    我们看到韩联社特别说,说它比这个参拜靖国神社还恶劣,您个人同意这样一个说法吗?

    杨伯江:

    我想从某些方面是可以理解的。首先从名气上来讲,可能这个奥之院,或者说这块追悼碑不像靖国神社那么大,因为靖国神社自从它合祀了甲级战犯的名字之后,以及日本领导人去参拜之后,那么在世界上应该说是广为人知,或者说是臭名远播的,那么这个奥之院相对来说,名称要小一些,名气要小一些,但是它在碑文上所铭刻的内容,确实又是比这个靖国神社有过之而无不及的,因为它所阐述的一些内容,恐怕不仅仅是对过去战争的一个定性,还具有很明显的这种现实的含义,以及未来指向性。比如说,他认为战后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对于日本战犯的审判和处理,是世界史上史无前例的残酷的报复行为,那么下一步怎么办,他主张为战犯恢复名誉,等等这些就不仅仅是对过去的一个定性,而是具有未来指向性。从这点来说的话,作为日本首相的安倍晋三给这样一个活动发去追悼文,应该危害,或者说它的这种象征意义是非常大的。

    主持人:

    其实我们看到在4月的时候,应该说是日本的一些要员密集访问北京次数非常多的一次。我们特别制作了一个PPT,也展示出来了从4月11日-4月26日,无论是日本的中日友好协会的会长松本龙,还是包括它的前首相福田康夫,还有这个东京都知事舛添要一等等,他们都密集的访华了,但是我们看到21日,就在大家都觉得好像中日关系要回暖的时候,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竟然以内阁总理大臣的名义,向靖国神社供奉了真榊这样的祭品,然后29号就发出了这样的悼文,好像这个局面是非常具有讽刺和荒唐的,而且我们看到这个官房长官菅义伟竟然说这是他的个人私人行为,日本政府不予评论,那么您怎么看这种局面?

    杨伯江:

    我想首先菅义伟官房长官的这样一种说法,确实是一种说辞,或者说是一种辩解,或者说是狡辩。因为从日本国内法律来规定的话,确实是实行这种党政分离的,就是自民党党首和行政最高负责人首相是两码事,但是在客观事实上却是很难分清楚的,有两个方面我们可以做这样一个论证。

    首先,安倍所领导的现在执政党自民党,在战后将近70年的时间里边,大部分时间是由这个党来做日本的执政党的,也就是说,它的最高领导人,也就是自民党总裁,往往就是日本这个国家的首相,也就是最高行政负责人。

    那么第二点,自从1994年这块追悼碑建立之后二十年期间,在安倍之前没有一个现任的首相,向这种追悼活动来发出它的祭文、追悼文等等。这也说明了一个问题,在日本政界,政治家以及过去的首相都意识到这个问题,是一个不简单的是一个内政的问题,而是关系到周边关系,特别是跟东亚邻国的关系。所以从这两个侧面就看得出来,没有所谓的私人身份的自民党总裁的问题。

    主持人:

    所以也不要把私人身份,当做是一个幌子来迷惑我们。更重要的是,我们也看到除了对于侵略的未定论之外,包括他现在日本安倍晋三参拜靖国神社的问题,然后他要进行修改宪法,包括解禁集体自卫权,等等的这种右倾的形象已经越来越清晰,已经没有办法掩盖住了。那我们也特别为此做了一个短片,我们来梳理一下。

    解说:

    “昭和殉难者”、“法务死”追悼碑建成至今,安倍成为唯一一个奉上悼文,并礼赞战犯们为国家栋梁的现职首相。其实,在去年和2004年的年度法事上,安倍也曾应主办方的委托,以自民党总裁或干事长的名义致悼文。而在否认军国主义侵略历史的错误道路上,安倍则是一错在错。2013年4月,安倍对于第二次世界大战,却提出了侵略未定论的观点,颠倒黑白的为日本二战侵略行为辩护。在当月,安倍更是以出格举动,为军国主义招魂,这是去年4月份安倍登上日本陆上自卫队最新型战车,进行选举宣传的场景。安倍也因此成为几十年来,首位穿上作战服,在公开场合露面的日本首相。时间过了一个月,5月12日,安倍又登上了自卫队飞行表演队的一架教练机进行留影,而教练机的编号“731”,正是日本侵华细菌战制剂工厂的代号。从2012年12月底上台以来,安倍的言行就不断表露出军国主义的色彩。2013年8月15日,安倍晋三在日本二战宣布无条件投降68周年纪念日上的致辞,从头至尾,未涉及任何日本对亚洲各国发动侵略的反省,而这本是1994年以来,历届首相在这一天致辞的重要内容。此外,历届首相还会在发言中明确发誓,不再战。但是,当已经是第二次当选首相的安倍晋三站在讲台上时,却对此只字未提。实际上,安倍二战史观的倒退,在这一年屡屡显现。

    2013年12月26日新闻:

    北京时间今天上午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以首相的身份参拜了供奉着二战甲级战犯的靖国神社。这是安倍再次出任首相,一年来首次参拜靖国神社。

    解说:

    2013年12月26日当地时间11点30分左右,安倍的车队抵达靖国神社,下车后他径直走进参拜入口,停留了二十多分钟之后,离开了现场。安倍这个对中日关系有着致命伤害的举动并非一时兴起。在此次参拜前,他曾宣称,对于第一次执政期间没有去参拜靖国神社,感到痛恨至极。

    今年6月,安倍的挑衅行为继续加剧,在安倍政府发布对有关反省慰安妇问题的河野谈话出台过程的调查报告中,声称河野谈话的出台过程,受到韩国政府的影响,而7月,安倍政府又不顾反对和抗议,正式通过修改宪法解释,解禁集体自卫权的内阁决议案,在日本政治向右越走越远的情况下,安倍还对民族主义情绪推波助澜,他甚至在公开演讲时,口出狂言,“如果大家想把我叫做右翼的军国主义者,那就请便吧。”

    主持人:

    “如果大家想把我叫做右翼的军国主义者,那就请便吧”。还有比这更明显的挑衅吗?在翻看资料的时候我发现,安倍曾经非常明确的指出,他觉得二战的审判就是胜者为王败者寇,是战胜国对于战败国的审判,实际上我们都知道,二战是正义对非正义的审判,历史是不容抹杀的。可为什么安倍晋三总是来篡改历史,抹杀历史呢,我们还是要继续连线下杨所长。杨所长,其实我们看到每一次他参拜靖国神社也好,或者发表这样的宣言也好,总是广受诟病,国际社会都非常的紧张,为什么他还会一意孤行的保持这种政治姿态,我们都非常不理解,您能给我们解释一下吗?

    杨伯江:

    我想概括而引,恐怕是基于两方面的原因。

    一方面,是本人的,也就是安倍首相本人的政治理念错误的史观使然。

    那么第二点,是现实国内的政治利益使然。那么首先从第一点来看的话,我们知道战后日本和德国具有很大的区别,也就是说,战后由于日本是处于了美国的单独占领之下,那么美国一手操纵了对于日本战后的处理,而这个处理,又是日语当中有一个词叫做(日语)半途而废的。由于在1947年之后,美国迅速的改变了对日本的政策,从过去的削弱打压变成了扶植它。那么这种情况下,他的军国主义的肃清应该是很不彻底的,所以就使得战后日本政治对于战前具有很强的这种继承性,包括家族血脉,比如说我们都所熟知的安倍晋三的外祖父,岸信介,他就曾经作为甲级战犯嫌疑犯被关押,但是后来居然被放出来了,又成为了日本的首相,所以这是个人错误的史观的延续和继承。那么第二,就是现实国内政治利益。我们知道战后由于日本特殊的战后历史,那么使得各种错误的史观,都和正确的史观一起混杂其间的,一旦有这种事后弃遗的条件,那么它就会沉渣泛起,那么这一部分人,目前是安倍很重要的一股支持力量,那么安倍往往是为了迎合这些人,而从国内政治利益出发来采取类似的举动的。

    主持人:

    他确实很重视国内的利益,但是我们也看到他也很注意自己的国际形象,他也带领着日本在国际的舞台上,展现了自己的一些魅力,那确实没有得到什么好的效果,那他为什么还要这样做?

    杨伯江:

    这一点恐怕就是从刚才我们所说的第二点延展开来,特别是当日本国内面临一些政治选举形式,或者说他的政权出现一些问题的时候,安倍的这种右倾化的这种表现就会尤其的明显,我想这已经形成了一个规律。那么从目前他的执政地位来看,我想用一个词来概括,就是盛时已过。也就是说,安倍政权的鼎盛时期,已经走过了一个拐点,那么目前无论是从经济形势,还是从国内民众各个阶层,特别是经济界的呼声来看,要求安倍改善对中国、韩国的这种呼声是越来越大的,压力是越来越大的,这是一方面。那么另外一方面,要求他在历史问题上继续示强的这种声音也是很大的。所以他要想方设法通过某些出位的表现,来迎合他这种所谓的保守右翼的本盘。

    主持人:

    可这样的迎合确实刺痛了,像中国、韩国这样在日本侵略当中饱受了战乱之苦,战争之苦的人民的心,而且最重要的是也让这个国际社会变得越来越紧张,他一有动作,我们就会竖起耳朵里看他下面做什么。那在这样一个紧张对峙的过程当中,还有可能中日关系回暖吗?我们继续往下看。

    解说:

    自从安倍上台以来,他似乎就一直在否认军国主义侵略历史的错误道路上一错再错。而这些举动,在伤害了亚洲邻国关系的同时,也继续破坏着中日关系。就在昨天,中国驻日大使程永华,在东京接受日本媒体采访时强调,当前中日关系面临严峻局面,中国已为改善两国关系拿出诚意,还需要日方为消除有关障碍做出努力。实际上,中国一直在为缓和中日关系做着努力,就在这个月的9号,中国外交部长王毅在出席东亚合作系列外长会时,应约同日本外相岸田文雄进行了非正式接触。期间,王毅严肃阐明了中方原则立场,要求日方为克服两国关系中存在的政治障碍,做出切实努力。这是自2012年12月,安倍再次上台以来,中日外长首次展开对话。除此之外,日本民间团体以及部分政界人士,对改善中日关系的呼声也很高。最近几个月,他们都曾接连访华。今年4月份,东京都知事舛添要一访问北京。5月份,日中友好议员联盟代表团访华。6月份,日本社民党党首吉田忠智访华,这些访问都在给已经处于冰点的中日关系,释放着积极的信号。而在7月15日,日本最大的在野党民主党党首海江田万里的访华,则成为了近期一系列访问的新亮点,而改善日中两国关系,也正是他此访的主要目的。

    日本民主党党首海江田万里:

    现在日中两国关系,尤其是政治关系不是很顺利。那么这需要两国政治家,直接见面进行交流。这是非常重要的。这就是我这次访问的主要目的。

    解说:

    而就在昨天,日本前首相福田康夫在东京演讲时,谈及他不久前访华期间,曾与中国领导人会晤,双方对日中关系持有相同的危机感。中方表达了改善对日关系的意愿。福田还表示,有必要促成日中领导人,在今年亚太经合组织领导人非正式会议期间举行会晤。对此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秦刚表示,在改善和发展中日关系问题上,中方立场是一贯明确的,没有改变,日方对此是清楚的,日方必须正视现实,拿出诚意,以实际行动为消除影响两国关系的政治障碍做出努力。但是,就在中日双方都在为改进中日关系做出努力之时,安倍晋三再次拜鬼的这则新闻,又会给整个局势带来什么样的变化呢。

    主持人:

    我记得有一位学了四十年中文的一个日本的公使说,现在中日的关系,既不是和平期,也不是战争期,既不是朋友,也不是敌人。但是他很希望能够慢慢的成为朋友。可是每当在遇到开始回暖的迹象的时候,就一下会被安倍晋三的某种行为,渗入到冰点里,那这种回暖还有可能吗?我们再次请教一下杨所长,杨所长,在问您这个问题之前,我特别想让您看一篇中国驻日大使程永华文章当中的一句话,他说“当前中日关系面临严峻的局面,中国已为改善两国关系拿出诚意,还需要日方为消除有关障碍作出努力”。这是不是说现在,中国方面能做的努力已经都做了,已经做得足够多了,接下来如果想回暖,关键到底是什么,还能做些什么?

    杨伯江:

    我想确实程大使这篇文章是一语中的。目前,我想中日双方的突出敏感问题,日方也是非常了解心知肚明的,无非是两个,一个是钓鱼岛争端。那么在前民主党政权,也就是野田内阁的时候,那么矢口否认钓鱼岛存在着主权争议,安倍其实是接过了这种说法,坚持否认钓鱼岛是存在主权争议的,这是目前的障碍之一。另外就是在历史问题上,我们看到无论是拜鬼也好,还是就这个慰安妇问题,重新调查并发表报告也好,其实都是试图美化否认侵略战争历史的一种行径。所以目前的关键在于,日方要拿出实际行动来,而不是靠写信和摆姿态,那么来了信,所谓一封书信半纸空,语焉不详,我们只能理解为是做姿态而已,而真正的要改善中日关系,需要拿出实实在在的行动来。

    主持人:

    没错。我们总是说在这样的中日关系进程中,要多拿出点诚意来,可是我们既没有看到诚意,更没有看到实际行动,所以在一意孤行的道路上,到底日本还要走多远?我们等着看,但是历史也终究会给大家一个正确的选择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