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美院长回应示范人体写生 感慨中国美术教育的普及还任重道远

时间:2019-10-10 17:56:57作者:潇洒女人

导读:

在美术课上总避免不了人体模特的出现。到底该不该画裸体,在社会上引起不少的热议。最近网曝川美院长回应示范人体写生在网上引起不小反响。作为一名艺术生,你支不支持川美院长呢?一般在美术院校一般会请一些模特供学生画画,可是院长亲自上阵。

川美院长回应示范人体写生

川美院长亲自示范人体写生惹争议,院长回应:美育任重道远

近日,有网友在微博上传了一组大学美术课堂的教学图片,图中有正在上课的师生,也有教师画的人体图,并配文:“川美院长庞茂琨先生亲自写生示范,确实厉害”。

单看这条微博,实在没有引起舆论关注的角度。但有人凭借自己的臆想和独特观点,将“人体写生”这一美术生必修课送上了热搜——

“啥不能画,非要画不穿衣服的!”

“不管西方如何推崇裸体画,但这是中国,能不能学点好的!”

此类言论迅速引来大量围观。随后,“美术院校示范人体写生引争议”便挂上了微博热搜。

因为这次正常的示范课,川美院长庞茂琨在媒体不断打来的电话中“被迫营业”。

被热议的微博截图

他无奈地告诉媒体:使用人体模特也是国家允许的、科学的、合法的,也是全球范围内美术院校普遍的方式。他也没有听说,有专业的美术院校因此取消这门课程的事情。

庞茂琨对中国新闻周刊感慨道:“美育(即美感教育或审美教育)任重道远。”

辟谣

如果仔细研究这条微博下的评论,你会发现这个热搜并不准确。有网友认为,“争议”至少要是两方相对势均力敌的意见,而此事相关的评论显示出来的,却是压倒性优势的大多数人在围观极少数网友的“奇葩言论”。

相关评论截图

大多数人的意思很明确——人体写生不是一个需要讨论的话题。且相关课程在一个世纪前就已经在国内美术专业院校开设,今天更是成为一个基础课程。还有人贴出近一个世纪前,上海美术专科学校西画系的师生和女裸模合影,来反衬质疑人体写生网友的浅薄。

甚至,有许多或许此前并不关注美术学院的网友“跨圈”来参与讨论。实际上,大家针对的早已不是写生课本身,更像是对某几个“思想落后”网友的一次大规模教育。

其中,最引起媒体关注的是其中一位学校信息为“西安工程大学”网友的评论,自己学校的艺术系,就因为部分家长学生反对、别的教师从中作梗,而取消了人体写生课。

该网友语焉不详的说法,让许多媒体竞相转发,最终被大多数人误以为,时至今日,仍有艺术院校对人体写生课程存在疑虑。

中国新闻周刊联系了该网友,他表示,他所在的艺术系取消人体写生,并不是网友以为的那样,因为觉得“画裸体不妥”才取消,主要是因为课改。“大概在2014年之前,学校艺术学院的某些课还参照美院。后来课改,就取消了人体写生。一般来说,这些课程更偏向纯艺术专业,比如西画、国画、美术学和雕塑等。”

该网友所在院系为“新媒体艺术学院影视动画系”,几位从事动漫创作的工作者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近年来我国开设动画专业的学校院系有所增加,每个学校的课程设置不尽相同,如果仅仅是培养职业影视动画人员,取消一些纯美术课程也是正常的。

中国新闻周刊采访了包括央美、川美在内的多位专业美术院校的学生、老师,均表示本校人体写生课程一直正常开展,未曾受到过任何办学阻力。此外,人体写生课门上都会贴着“外人勿入”“禁止拍照”等标语,保护模特肖像权,因此一般不会有什么纠纷。

画者与模特

“人体写生”话题一出,引来许多非专业人士的好奇——上写生课面对模特的时候,你们有心理波动吗?

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绘画专业的张昕(化名)告诉中国新闻周刊,非美术专业的学生对“画裸模”这件事感到好奇很正常,平时也会有朋友问他相关感受。“第一次面对模特还是有一点新鲜感和好奇,但是这些情绪都是一闪而过的,毕竟画画还是挺需要全神贯注、心无旁念的一件事。”

他举了一个例子,“就像我们也会好奇医学生上人体解剖课,面对‘大体老师’时的心理感受,我还真问过,我学医的朋友说,感受只有两个字,敬重。” 张昕表示,人体写生课虽然没有凝重的气愤,但老师和学生还是会很尊重模特,“不过,有时私底下也会吐槽能不能来一些身材健美的模特,让我们画一些真正的肌肉线条。” 张昕笑称。

不过,也有提问者被美术生怼:您可真是想多了。

社交平台上,许多美术生表示,人体写生课时根本不可能有什么非分之想。“画得脑浆都要干了,还要被老师喷骨像不准确、肉体不丰美、色彩太浓艳、笔调没节奏……”

而对于很多人体模特而言,“入行”是一件为了生计、迫于无奈的事情。据《工人日报》近期报道,除了院校,北京的大量画室基本上只能找到50岁以上的模特,“因为他们的就业机会不多。”

该报道描述人体模特的工作状态时,用了“忍受”一词:“如果想多赚点,也可以选择做人体模特,时薪能达到50至80元,一天下来有几百元的收入。前提是要忍受一丝不挂站在写生者前面……”

不过,央美学生心心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也有模特本身是对艺术比较感兴趣的人,她经常在校园里见到一个模特,“就是四五十岁留着发髻的大叔,打扮比美院学生更像艺术家。”

还有网友建议道,真正需要改进的是增加一些经费,模特更多样化一些,他画过的不是学校附近的退休老人就是年逾花甲的农民工,“年轻的太少了,浪费半天时间一动不动,就给个一两百块钱,这个酬劳对年轻人没有吸引力。”而有时候模特放不开,学生也难免尴尬。

少数与多数

尽管在川美院长庞茂琨这样的业界专家看来,讨论“裸模”很无聊,但不可否认,依然有一部分人,对美术教育一无所知。由无知引发的争议,更让庞茂琨诧异。他对中国新闻周刊感慨道:“美育(即美感教育或审美教育)任重道远。”

而此次被许多媒体评论文章认为“大可不必”的争议,在南京大学教师、研究社会心理学的陆远看来,跳出美术范畴,更是一个典型的互联网传播案例。

“受过高等教育的人或许都会认为,人体写生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而且是一个非常科学、非常符合美术教育发展规律的这样一个事情,完全无需讨论。”

一方面,陆远认为互联网的特点,放大了一些现实中很容易被忽视的声音。尤其是有了社交媒体后,人们发表言论的门槛接近于零。当混杂其中的一些极端、偏激或者边缘的观点出现后,大多数人会感觉不适应。“你会看到各种各样出其不意的神逻辑、各种奇怪的理论,你会觉得天方夜谭,怎么21世纪了还有人会这么想?”

另一方面,陆远表示,关于“人体写生”这个话题的巨大分歧,社交媒体将其展现出来,并非坏事。“它让我们能够看到一个相对真实的思想分布的光谱,让我们看到人与人之间的思想的差距依然很大。”

“从这个角度上来说,我觉得我们并没有真正的完成启蒙,不管是教育界还是媒体,都要做更多的事情,去应对互联网时代的这种知识和审美的启蒙。”陆远说。

四川美术学院使用裸模教授写生被批低俗,院长:不可思议

14日有网友上传了一组四川美术学院院长示范人体写生的课堂照片。可没想到的是,一堂正常的美术专业课程,竟引发了一些网友对“是否应该画裸体”话题的激烈讨论,甚至有不少人在评论区言辞激烈,指责学校和院长使用裸体模特写生是伤风败俗的行为。

面对争议,当事院长庞茂琨也很诧异。17日他回应道,没想到正常的授课行为会引发这么大的波澜,人体写生中使用人体模特是国家允许且合规科学的,也是全球范围内美术院校普遍的方式。

他还进一步表示,学生上人体素描课时对模特的态度是尊重的,是将对方当成一个静物、一个对象在研究,没有网友所说的那种“邪念”,感慨中国美术教育的普及还任重道远。

17日,“美术院校示范人体写生引争议”的话题莫名其妙上了热搜榜高位。

事情起源于14日微博网友@艺术物语 上传的一组美术院校教授人体写生的课堂教学照片,配文称这是四川美术学院的院长庞茂琨在向学生亲自写生示范,赞叹其画技高超。

可奇怪的是,评论区里的画风却“翻车”了,不少网友的讨论重心放在了“该不该画裸体”上,质疑指责美院使用裸模有伤风化。

据红星新闻17日报道,对于近日网友对此的讨论,当事人庞茂琨院长觉得有些不可思议,“这个事(人体写生)没必要大惊小怪。”

纵观全球范围,使用人体模特教授写生是美术院校的普遍方式。他回应称,没想到正常的授课行为会引发这么大的波澜,人体写生中使用人体模特是国家允许且合规科学的,画人体是为了让学生研究人体的构造。

目前庞茂琨并未受争议影响,仍在给学生正常授课,“我的学生在人体素描课上,对待模特的态度,就是把对方看作一个静物在研究,没有任何邪念。”

在庞茂琨看来,这些网友的讨论相当无聊,“专业人士对这种心态才感到不可思议,这些人才是美盲,我们在美育(普及)上任重道远。”

看到这些网友的评论,也有美术生站出来表示:“美术生看裸体就跟医生看裸体一样,专业性懂吗?不知道都是些什么人脑子里都在想什么呢?”

他们表示,在上人体写生课第一课的时候,老师就告诉过大家要对模特报以尊重的心,希望有偏见的网友们也可以报以尊重的心。

毕业于四川美院,目前是一名独立艺术家的张某告诉记者,上人体课对美术专业的学生很有必要,画人体可以从不同角度了解人体结构,从而在画面构图上合理规划表现,这是图片代替不了的。

张某回忆,人体写生一般是大一大二的学生上得比较多,上课时大家的气氛是严肃且严谨的,没有人嬉笑或害羞,都大家画自己的,老师过来看和修改。

他在四川美术学院就读时,聘请的人体模特,大多是附近的农民工,男女都有,对模特的挑选没有硬性要求,“站姿一般都是全裸,坐姿和躺姿偶尔有衬布,但也不一定要遮盖,主要是为了丰富画面,学生尝试学习区别其他物料和人体肌肤的表现差异”。

川美院长写生惹怒网友,吴冠中说多少个艺术家也度不过一个鲁迅

近日,“川美院长庞茂琨先生亲自写生示范”的组图火了,随之火了的还有一些评论:有人怒气冲冲地认为应该盖住裸露的部分,在互联网上传播不好;有人开始质疑美术教育是否一定要画裸体。当事人四川美术学院院长庞茂琨回应称:人体写生很正常,对部分网友的心态感到不可思议。

随后,艺术评论家王进玉对此评论道:其实关于人体写生,中国人早在百年前就已经引发过激烈而长期的讨论,但时至今日,所谓的封建思想却依然顽固存在,依然在左右着一些人的认识,拉低着他们对艺术及艺术创作所本不该出现的审美认识,不得不说是一种悲哀。这归根结底还是一些人自身的思想出了问题,美育出了问题,人性出了问题。须知,人体写生也好,裸体艺术也罢,它们不过是艺术创作方式的一种体现,评论家言之凿凿,不容置疑;网民们忧心忡忡,不无道理。是啊,正像王进玉所说的那样,“在真正的艺术家眼里,一切都是那么自然、纯净,并非肮脏、污秽”,但是,现实中某些艺术家的所作所为,又实在难以让人理解认可。

君不见:四川一个所谓的画家,在公共场合在女性的身体上作画涂抹,让人感到这个艺术家有点醉翁之意不在酒;著名的“武松杀嫂雕塑”曾在沈阳某商场公开展出,人们却认为这是污染我们乃至于下一代的眼睛和心灵!难怪有人直言:有一种流氓叫做“艺术家”,有一种“艺术家”叫流氓。

说到当代某些艺术家的作为,吴冠中很不以为然:“有的人左右逢源,享受市场的好处。但在这样一个泥沙俱下、垃圾箱式的环境里,艺术家泛滥,空头美术家、流氓美术家很多,好的艺术却出不来了。”艺术是人类的精神支柱,艺术家理应是书写正能量的排头兵。相对于艺术家和文学家,吴冠中更钟情于文学家不是没有道理:齐白石是大画家,我说过一百个齐白石抵不过一个鲁迅,当然不好比,但我觉得齐白石少几个对于这个国家关系不是很大,但没有鲁迅,这个民族的心态就不行。

画家凭直观,作家凭想象,二者的路数真不一样啊。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热门标签

潇洒女人网

声明: 本站文章均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 如有异议 请与本站联系 本站为非赢利性网站 不接受任何赞助和广告